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节阅读_37

席各自捂住头,痛得眼角抽搐。他们的脑袋撞在了一起。“别动别动!”路明非大喊,这一动弹差点毁了他的马步。“别动f坚持住l”那俩家伙同时说。一瞬间他们就弄清了状况,显然路明非不会闲极无聊在生死关头拿他们练肌肉,结合刚才古怪的音乐声和梦境,楚子航和恺撒几乎在同时推出了结论,在物理学和言灵两方面他们都比路明非专业太多。“倒车和排水”,那只素白的手在舷窗上留下这一行字后消失了。只有路明非能看到,恺撤和楚子航的目光都很不方便……他俩现在被路明非两肩分别挑着,路明非就像是猎到了獐子的猎户,高高兴兴地把獐子扛在肩上回家……准确地说是猎到了两只狗熊。“倒车!”路明非大声说,“谁会倒车?”“倒车?”恺擞说,“是指螺旋桨系统反转么?这个太容易了,不过你得把我挪到操作台前才行。”“那谁会排水?”“是说释放压缩空气挤出海水?”楚子航说,“我对压力系统已经摸得很熟了。”“好,郡我往操作台那边挪挪,你俩辛苦点搞定倒车和排水的事儿。”路明非说。“奇怪,那些东西在远离!”恺撤说着把深潜器的档位扳到倒车,开始调整电流和压力。他没敢再释放“镰鼬”,但是听觉仍旧比常人敏锐。他在梦境中一直感觉着那些东西的逼近,只是如被“魇”住那样不能挣脱。此刻原本紧紧围绕着的里雅斯特号的黑影们正聚集起来往一个方向后撤,连同那个巨大的东西,它们似乎觉察到了某种危险。但坚厚的冰层在限制着它们的速度,它们显得异常急躁。“开始排水。”楚子航说,“在刚才君焰的作用下水箱里的冰融化了,排水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在冰层中我们是不能上浮的,冰太厚了,我们被卡死在里面了:‘“能用君焰融化更多的冰么?”恺撒问。“君焰是难以控制的言灵,”楚子航说,“作比喻的话,它不像火焰喷射器,而是炸弹。”“两位哥你们能节约时间少用修辞方法么7”路明非艰难地喘气儿,“就是说我们这艘破船还没给冻裂?还能用?我们多年前的那张旧船票还能登上这破船?”“吐槽也算修辞吧?”楚子航说,“但你说得没错,还能用l”“我们现在怎么办?”恺撤问。“等。”路明非无可奈何地说。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总之是一个奇迹,一个被路鸣泽许诺的奇迹。路呜泽一生中许诺他的奇迹迄今为止都兑现了,但他们现在如同被一座冰山封住了,冰层厚达数百米,当年泰坦尼克号就是撞在这样一座冰山上沉海了。如果说泰坦尼克号是一条巨鲸,的里雅斯特号只是条小黄鱼而已。这个奇迹如何发生路明非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但毫无疑问什么事正在发生,否则那些黑影也不会匆忙远离这个区域。见鬼!路明非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连龙类僵尸都要避开的区域……大概不会是什么适宜生存的好地方吧?这个念头还未结束,他看见火焰般的颜色映在了舷窗上!|5|女巫和神域!摩尼亚赫号的探照灯扫过海面,漆黑的海上,小船随着涨潮的浪起伏,穿着巫女服的女孩跪坐在船舱里,长发被风吹得凌乱。一大一小两艘船船头相对,没有动力的小船被海浪推着向摩尼亚赫号而去,风很大,小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几分钟后也许会在摩尼亚赫号坚硬的船首上撞碎j但少女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前方那巨大的船影。她漠无表情地看向天空中的某个角落,如果不是乌云遮挡,那该是月亮的方位。摩尼亚赫号收起铁锚,启动了燃气轮机,功率巨大的推进系统开动,这套改装过的动力系统可以让这艘大船在海面上飙出60节的极速,打开隐藏的水翼时他的速度甚至能达到140节,那时候它根本就是一蜒擦着水面斩过的快刀,普通鱼雷都无法命中它,因为速度太快。它不是前进,而是后退,螺旋桨在反转,缓缓退后避开小船。这种感觉极其诡异,便如一只黑色的豹子和一只白兔在密林中相遇,短暂的僵持后,后退的不是白兔而是黑豹。摩尼亚赫号退到了半海里之外,把原先的位置让给了小船,从这个位置垂直往下8000米,就是的里雅斯特号深潜器。音乐晌起,空灵的女声清唱,琉璃般脆净。巫女从袖子里摸出手机。粉色的女孩机,大屏幕,还贴着轻松熊的贴纸,委实不是一台适合巫女的手机。个性铃声更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是部动画的主题曲,2011年的新番《罪恶王冠》,主题曲r工哆于JL,人J,演唱者Chelly:盛开的野花啊,请你一定告诉我,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互相争斗?静静开放的花啊,你在那能看到什么?人为什么就是不能互相原谅呢?雨过后,夏天变蓝,融为一体,在轻轻摇曳的我面前一言不发日渐枯萎时,你有什么想法?用那无言的叶,传达着爱;在夏日离别,微风荡漾,两相重叠为了证明曾经生存过,我放声歌唱为了无名的发人。意思含混不明,却悲伤得像一首挽歌。巫女非常耐心地等铃声响完才打开了手机,放在耳边。“你已到达指定位置,那群僵尸靠近海面的时候你应该可以感觉到,”电话里的男声低沉,“你.审判,时的余波会殃及我们,我们现在要撤到十五海里以外。耗时大约15分钟,请在15分钟后发动审判,拜托了。”巫女点了点头,她知道打电话的人就在不远处的探照灯后看着她。“那么绘梨衣,东京见。”巫女仍不回答,合上手机,把它抛入了海中。摩尼亚赫号的燃气轮机开足了加力,高速地撤离这片海域,留下白色的航迹。一条黑色的绳索从船舷上抛了下来,那是一根纳米技术的金属缆绳,的里雅斯特号的安全索。古代日本海边有一种被称作“海女”的女孩,她们善于潜水,深海的大珠只有她们才能采集到。她们?下潜的时候常常会在腰间系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交给船上的亲人。如果她们在海底遇到危险,就只有靠这根绳子救命,至少能收回她们的尸体,所以绳子只能握在亲人的手里。有时候她仁也会是绳子交给自己的丈夫,海女的丈夫们说,如果你厌倦了你的妻子就带她去遥远的海域采珠.然后把绳子扔在水里就好了……水底的三个二货此刻绝不可能想到母船已经跟他们“离婚”了,他们即便摆脱冰层也必须由安全索拉着高速上浮,螺旋桨系统是无法把他们推到海面的,压力系统也不行,何况他们的氧气已经不够了。海面空旷,只留下这么一艘小船,波涛起伏,似乎随时能把小船掀翻,今夜的大海中蕴藏着极大的不安,仿佛海底那些躁动的龙群要一涌而出。巫女伸手轻轻地按在海面上,就像抚摸一只暴躁的猫似的。顷刻间海面平静下来,准确地说一切都平静下来,包括空气,刚才海面上还是凄厉的风啸声,此刻风懒懒得好似就要睡去。根本无须下锚,小船准确地停在了预定位置。巫女有节奏地拍着掌,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天空中的乌云坍塌了一角,恰好是月下的一角,清寂的月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细碎,海面如一块表面有着细密纹路的银锭那样。海面温度越来越低,跳荡的银色波光渐渐凝固……几分钟后,以巫女和小船为中心,半径3海里的海面上,一层薄冰形成。世界寂静得如同一场梦境,一起都沉睡了,包括月光,包括海浪。能行动的只有巫女,她挽起袖子,露出纤细玲珑的手腕。如果曼施坦因或者施耐德在场,他们的世界观会被颠覆,他们自信是很了解神秘世界的人,历史上一切匪夷所思的事件都可以用龙族、炼金技术和言灵来解释。但此刻的一切似乎已经超越了炼金或者言灵的范畴,臻至新的领域。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antan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